講座:中國古代建築的歷史
吳家偉

中國建築特色
抬梁式構架
中國古代建築木構架的主要形式。這種構架的特點是在柱頂或柱網上的水平鋪作層上,沿房屋進深方向架數層疊架的梁,梁逐層縮短,層間墊短柱或木塊,最上層梁中間立小柱或三角撐,形成三角形屋架。相鄰屋架間,在各層梁的兩端和最上層梁中間小柱上架檁,檁間架椽,構成雙坡頂房屋的空間骨架。房屋的屋面重量通過椽、檁、梁、柱傳到基礎(有鋪作時,通過它傳到柱上)。
抬梁式構架至遲在春秋時已經有了。目前所見最早的圖像是四川成都出土東漢庭院畫像磚。唐代它已發展成熟,並出現了以山西五台佛光寺大殿和山西平順天臺庵正殿為代表的殿堂型和廳堂型兩種類型。《營造法式》的大木作部分主要講的是抬梁式構梁,明確提出較重要建築的構架有殿堂型、廳堂型兩個類型,並用圖說明兩者的差別。
穿鬥式構架
中國古代建築木構架的一種形式,這種構架以柱直接承檁,沒有梁,原作穿兜架,後簡化為"穿逗架"和"穿鬥架"。
穿鬥式構架的特點是沿房屋的進深方向按檁數立一排柱,每柱上架一檁,檁上布椽,屋面荷載直接由檁傳至柱,不用梁。每排柱子靠穿透柱身的穿枋橫向貫穿起來,成一 構架。每兩 構架之間使用鬥枋和纖子連接起來,形成一間房間的空間構架。鬥枋用在簷柱柱頭之間,形如抬梁構架中的闌額﹔纖子用在內柱之間。鬥枋、纖子往往兼作房屋閣樓的龍骨。
每檁下有一柱落地,是它的初步形式。根據房屋的大小,可使用"三檁三柱一穿"、"五檁五柱二穿"、"十一檁十一柱五穿"等不同構架。隨柱子增多,穿的層數也增多。此法發展到較成熟階段後,鑒於柱子過密影響房屋使用,有時將穿鬥架由原來的每根柱落地改為每隔一根落地,將不落地的柱子騎在穿枋上,而這些承柱穿枋的層數也相應增加。穿枋穿出簷柱後變成挑枋,承托挑簷。這時的穿枋也部分地兼有挑梁的作用。穿鬥式構架房屋的屋頂,一般是平坡,不作反凹曲面。有時以墊瓦或加大瓦的疊壓長度使接近屋脊的部位微微拱起,取得近似反凹屋面的效果。
穿鬥式構架以柱承檁的作法,可能和早期的縱架有一定淵源關系,已有悠久的歷史。在漢代畫像石中就可以看到漢代穿鬥式構架房屋的形象。
穿鬥式構架用料較少,建造時先在地面上拼裝成整 屋架,然後豎立起來,具有省工、省料,便於施工和比較經濟的優點。同時,密列的立柱也便於安裝壁板和築夾泥牆。因此,在中國長江中下游各省,保留了大量明清時代採用穿鬥式構架的民居。這些地區有的需要較大空間的建築,採取將穿鬥式構架與抬梁式構架相結合的辦法:在山牆部分使用穿鬥式構架,當中的幾間用抬梁式構架,彼此配合,相得益彰。
穿鬥式構架是一種輕型構架,柱徑一般為20∼30釐米;穿枋斷面不過6×12至10×20平方釐米﹔檁距一般在100釐米以內﹔椽的用料也較細。椽上直接鋪瓦,不加望板、望磚。屋頂重量較輕,有優良的防震性能。
井幹式結構
一種不用立柱和大樑的房屋結構。這種結構以圓木或矩形、六角形木料平行向上層層疊置,在轉角處木料端部交叉咬合,形成房屋四壁,形如古代井上的木圍欄,再在左右兩側壁上立矮柱承脊檁構成房屋。
中國商代墓槨中已應用井幹式結構,漢墓仍有應用。目前所見最早的井幹式房屋的形象和文獻都屬漢代。在雲南晉寧石寨山出土的銅器中就有雙坡頂的井幹式房屋。《淮南子》中有"延樓棧道,雞棲井幹"的記載。
井幹式結構需用大量木材,在絕對尺度和開設門窗上都受很大限制,因此通用程度不如抬梁式構架和穿鬥式構架。中國目前只在東北林區、西南山區尚有個別使用這種結構建造的房屋。雲南南華井幹式結構民居是井幹式結構房屋的實例。它有平房和二層樓,平面都是長方形,面闊兩間,上覆懸山屋頂。屋頂做法是左右側壁頂部正中立短柱承脊檁,椽子搭在脊檁和前後簷牆頂的井幹木上,房屋進深只有二椽。
斗拱
中國傳統木構架體系建築中獨有的構件。用於柱頂、額枋和屋簷或構架間,宋《營造法式》中稱為鋪作,清工部《工程做法》中稱鬥科,通稱為斗拱。鬥是鬥形木墊塊,拱是弓形的短木。拱架在鬥上,向外挑出,拱端之上再安鬥,這樣逐層縱橫交錯疊加,形成上大下小的托架。斗拱最初孤立地置於柱上或挑梁外端,分別起傳遞梁的荷載於柱身和支承屋簷重量以增加出簷深度的作用。唐宋時,它同梁、枋結合為一體,除上述功能外,還成為保持木構架整體性的結構層的一部分。明清以後,斗拱的結構作用蛻化,成了在柱網和屋頂構架間主要起裝飾作用的構件。

上一頁|活動簡介|回目錄|行程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