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花陰

薄霧濃雲愁永晝,瑞腦消金獸。
佳節又重陽,玉枕紗櫥,半夜涼初透。

東籬把酒黃昏後,有暗香盈袖。
莫道不消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


注釋:

薄霧才剛消散,又來了滿天濃雲……這愁人的白晝為什麼會那麼長啊!
連銅香鑪裡的香料也燒盡了。

重陽節又到了。現在每到夜深,陣陣涼意便會從白磁枕上,薄紗帳外透
到身上來了。

黃昏時分,我曾在東籬畔飲酒賞菊,衣袖裡好像仍注滿了醉人的幽香。

且別說此時此際可以暫時忘掉憂愁,當西風捲起簾子時,你可以看見,
簾內的人兒比簾外的菊花還要清瘦呢!

作品賞識:
文中的第三、四、五句暗指作者孤獨、懷人無奈的情態,雖然己是夜深了
,但作者仍然無法入眠。

在第六、七句中,曾提及酒,而李清照在其作品中也常提及酒,這證明作
者是個喜歡飲酒的人。

最後三句暗示作者想念丈夫,
而使自己的身體逐漸消瘦起來。

 


 

鍾綺瑩
蝶戀花
張靜君
聲聲慢
馮寶瑜
一翦梅

 


 

-生平簡介-
-交學地位-
-佳作賞析-
-組員名單-
-軼事趣聞-
-圖片欣賞-
-謎語-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