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評論與影評人

■ 口述/朗天 香港電影評論學會會長
  整理/麥庭峰 


朗天先生在發表演說

 

何謂電影評論?

不妨問問身邊的人:你們認識哪些影評人?多數會答石琪。還有呢?可能還有三個影評人,可能因為早年做電台的關係較為人熟悉,他們是登徒、紀陶、李焯桃,合稱「三徒」(一笑)。當然還有舒琪,現於演藝學院執教。對於他們你可能也感到陌生,因為香港的影評人始終不是太多人認識。

不過很多人都會看戲,無論是進電影院還是看DVD,尤其現在DVD極其普遍。看畢電影你總會有一些意見,在網上張貼自己的看法,說「呢齣戲好垃圾」或者「呢齣戲都好精采」等等,都是對電影的反應。但怎樣才構成評論?評論與一般的觀眾意見不一樣,因為評論必定要有理據,能夠道出當中的好壞。朋友問你喜歡電影的哪部份?你能回答而且加以解釋,評論便開始成形。對於一齣電影,你又可能會有多方面的評論,某幾方面好、另一些方面不好,諸如此類。我們需要鋪陳、講解。當你把自己的意見解說得詳細清楚,那便構成評論。

「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是不行的,那麼理據從何而來?我們大抵都看過這樣的評論:「電影入木三分、演員演技精湛。」那麼何謂「入木三分」?何謂「演技精湛」?我們當然有標準,只是多半收藏起來而已。說穿了這些標準就是我們聽過的甚麼主義、甚麼論、甚麼學。寫電影評論時也不外乎幾種「花款」:電影本體論、符號學、蒙太奇理論 …… 蒙太奇 (montage) 就是鏡頭與鏡頭之間的關係,可以用來評論、分析在銀幕上影像之間的關係。符號學的一般理論除了應用於電影,也可以用於研究文學作品和其他藝術作品上。總而言之,評論必須把這些理論放在當中。

電影媒體

電影評論的對象是電影本身,很多人以為電影與電視劇分別不大,正是因為對電影這種媒體 (media) 認識不深。電影的媒體與 DVD 一定有別,因為 DVD 用的是數碼 (digital) ,電影用的卻是菲林。從前學習電影的第一課,教授一定會讓學生觸摸菲林,感受一下這種媒體。此外,我們還得了解光學原理,例如太黑便要補光、用高速感光菲林。這些道理也是電影評論須要認識的地方。

舉例來說,一齣戲令人看得不舒服,可能是打燈出錯,令環境太黑。石琪指出《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的不足,正是因為打錯了燈。相反有些夜景拍得特別好看,是因為拍戲前在街上灑了水,反光之下產生光學照明,令到電影更有層次感。《臥虎藏龍》裡中有一場是楊紫瓊追捕蒙面人(即章子怡的替身),如果用 DVD 來看會變得很平面 (flat) ,只有用菲林才有層次感。錄像與菲林拍到的並不相同,因此懂電影或拍電影的人很多時都會對菲林有所堅持。

較早前我與一些中學生在香港電影資料館裡觀看《香港製造》,講者林華全是該片攝影師,見播放VCD便說:「嘩!播成咁,點講攝影呀!」我們千辛萬苦地找了一套菲林的《香港製造》來,最後我看得開心,林華全也開心,中學生們都開心!愈來愈少人選擇進戲院觀看電影,這與觀眾對觀影素質的要求愈來愈低有關。若是對電影有所要求的,一則受不了不是由菲林播放的電影,二則受不了那個細小銀幕。即使是戲院,現在有些銀幕與學校的黑板一般大小;有些更要觀眾抬頭仰望,不像從前的戲院第一行也與銀幕相距甚遠。

從前我們較能意識到電影媒體的存在,認識了才能有要求,也知道可以要求甚麼,不去要求媒體做本身辦不到的事。我們第一步可以從菲林的性質著手學習甚麼是好電影。如果看的數碼影像而不是菲林拍成的電影時,又會有另一套說法。現在數碼的發展直迫菲林,但仍未能完全取代它的位置。很多電影運用高清 (high density)拍攝,《同行殺機》(Collateral) 中間一大段夜晚場景就是用高清拍的。用高清拍夜景其實違反了一般拍攝的要求,正常會用感光較強的菲林以保持色差,但電影正是要強調這段感覺很夢幻,用高清得出那種平面便有助達致虛幻的效果。明白了媒體的特性,你對這套電影也能有更多了解。

影評與理論

從這個例子出發可見,我們在談論何謂「好電影」時,首先一定要清楚電影的媒體,其次則要了解電影的理論。從本體理論來說,我們可以把電影的元素如劇本、影像、聲響等逐一分析。電影有劇本,根據文本可以了解故事橋段,這是比較容易明白的。一旦涉及影像則較複雜。什麼是鏡頭?從開機開始至關機結束,整個過程裡所呈現的影像就是鏡頭。鏡頭也有不同技巧,有溶鏡、 fade-in 、 fade-out 等,有些則由攝影機的運動造成,例如搖鏡、推軌鏡等。

相信大家也有看過王家衛的《阿飛正傳》,裡面有一段是鏡頭沿著迴旋樓梯上升,一直拍到火車大堂。大家初時都會以為這是用 handheld camera 拍的,但原來是 crane shot ,動用了複合攝影車,像起重機那些。這個鏡頭看在懂電影的人的眼中,會覺得王家衛很厲害。《旺角卡門》則更前衛,劉德華走進大排檔刀劈羅莽那場,他的姿勢並不連續,是用了「偷格快放」。從前電影少有這種「偷格快放」,拍MTV時才常用,但電影一剪一駁其實更易偷格。

王家衛很能夠把錄像技術放在電影媒體上產生新方法,能夠更方便、更有效,更有力地做電影,對電影有所認識才知道王家衛是這樣「勁」。很多人欠缺對電影的理解便會說:「王家衛將十萬呎剪成一呎,緊係勁啦!」《精裝難兄難弟》裡就有一個「王晶衛」,說唯一欣賞王家衛的就是王晶。早期王家衛缺乏欣賞者,正是因為很多人都不懂得對電影有所要求。

影評人的角色

香港其實嚴重缺乏影評人,我並不怪大家不認識影評人,要怪只有怪影評人沒有好好發揮他們的角色和功能。影評人的任務就是幫助大眾了解電影,就著電影這種媒體的特質,了解一齣電影之所以成為好電影的理據何在。

沒錯,電影從發明開始都帶有娛樂功能,但它所以能夠成為一種獨特的媒體、成為我們欣賞及討論的對象,是因為它是繼文學、音樂、舞蹈、戲劇、繪畫、建築、雕塑後的「第八藝術」,有著藝術的形式與要求。影評人除了指出電影的娛樂性,還要指出當中的藝術元素,否則便功能盡失。現在我們一打開雜誌,只會知道某套電影評分是「五粒星」還是「四粒星」,又或者有成龍、黃子華,四十五元是否「抵睇」。這些所謂「影評」其實只是消費指南。「影評人」並未能指出電影當中的藝術成份。「四粒星」與「三粒星」的分別何在?他們根本答不上。其實,影評人該擔當中介角色,令觀眾能夠從藝術角度去欣賞電影,除了快感還能有所提升。年來康樂及文化事務署舉了好幾個大師電影欣賞會,一部三小時的電影只要富於藝術性,也可以很精采。但為什麼會覺得好看呢?這時便需要影評了。

香港的影評面對很大限制,沒有位置供人撰寫評論,這是一個嚴重的問題。在外國,像《New York Times》這樣的大報會 有電影專版供影評人寫作,不少報章也設有影評專欄,這些在香港則欠奉。嚴肅的影評可能要二千多字,香港的報章又怎會有這麼大的版面?影評人也要餬口,不計酬勞的放在網上或在學術期刊發表便無法維生,因此影評人在香港的影響力很畸形。這個情況也不是今天才開始發生,早在二、三十年前已經出現。我理想中的影評應有文化價值,香港影評的文化價值比外國還差得遠。我相信本地影評的價值雖然不至於負數,但可能只有一至三分。

 

教育統籌局總課程發展主任陳沛田先生致送紀念品予朗天先生

 

影評與創作

影評人除了幫助社會大眾了解電影,最重要的是培養批判思維。影評本來就是一種創作,就如現時流行的說法謂「作者已死」,寫評論的人不會考慮電影的導演、編劇想帶給大家甚麼訊息 (message) 。電影這個文本 (text) 就像嬰兒,生下來就是一個新生命,脫離了創作人的看法,這已是很普遍的看法。寫影評最重要的是獨立地從這個 baby 本身作出分析,令他變成新的、脫離原來訊息的東西。正如你走進一間三面向海的小屋,從前我會告訴你這個是愛琴海、海上有帆船等等,但現在的做法則不同,既然三面環海,且嘗試鑿穿背山的那面牆,或許風光更美哩。

現在寫影評就是這樣的了,寫法有點傾向創意寫作 (creative writing) ,因為寫影評是要求欣賞者有創意地從不同角度去看電影。其實電影本身也可以是一種創意寫作式的評論,只不過是用菲林而不是用筆作出評論。劉鎮偉在《西遊記》裡面批評的就是王家衛,他並不同意王家衛對愛情的看法,便在電影中用王家衛戲中的對白、音樂等,去從另一角度說愛情。

不過,創意寫法也要講遊戲規則,不能是 free play ,必須根據電影理論去鋪陳看法。當中你會重組或發掘一些敘事方法,但始終要按理據去創作、寫作。提升寫影評的創意也有幾個條件,首先要熟知方法,愈熟習你會愈有創意,其次是幸運,另外也要多作自由聯想,例如提到「水」便會聯想到水塘好像一個大魚缸等等。要擴大聯想,本身的知識存量 (pool) 必須夠大,那便唯有多看理論和多看電影了。

 

 

註:本文蒙朗天先生百忙中抽空審閱,謹此致謝。